标题  作者 请选择类别:
艺事动态
  • 028-86631138
  • 18908064066
艺事动态 首页 > 艺事动态

标题:【雅昌专稿】李任仕:老骥风骨,在探索民办画院新模式中孤独前行

日期:2018-03-23 19:19:59

 

【雅昌专稿】李任仕:老骥风骨,在探索民办画院新模式中孤独前行

 

编者按:天下山水在蜀,天下丹青亦在蜀;四川古称天府,四川亦为画府。 据不完全统计,在四川的民营书画院有数百家之多。“四海画院”作为川内的民营画院代表之一,可谓是积极且活跃。殊不知,办院11年的四海画院的掌舵者,却是一位年过古稀,精神矍铄的老先生。雅昌艺术网有幸采访到虽已退休多年,依旧心系四川文化艺术发展的中共中央原纪委副秘书长、曾任成都市委副书记,现四海画院院长李任仕,聊一聊他创办四海画院的那些事,他的艺术品收藏经历,他与四川艺术圈的故事。

  一场纪念展览,引出一段书画情缘

 

 

  “巴蜀风骨 四海藏珍”四海画院成立10周年纪念画展

  在刚刚过去的2017年,“四海画院”举行了10周年纪念画展,展览不乏画界大家名家,汇集四川画坛近现代书画名家作品,现场热闹非凡。距此几月后,在四海画院2017年荐藏展上,99%的作品一经展出均被藏家购藏。在这两次活动中,笔者有幸目睹到四海画院院长李任仕的工作风采,策展、文章、研讨、主持样样上手,对嘉宾、对艺术家作品熟稔于心,神情言谈中难掩对艺术最本真的热爱。

  

 

  省文联主席郑晓幸等领导参观四海画院成立10周年纪念画展

  李任仕1945年生于四川广安。 因为家庭影响和个人兴趣,年轻时代就喜欢文化艺术,包括文学、电影、戏剧、音乐、舞蹈等等。李任仕年轻时特别喜欢集邮、收藏书刊等,至今保留着不少邮册、邮品和古旧版本书刊,甚至还留着一套70年代初他工作所在藏区民改平叛的油印简报。

  花甲之年办起民办画院

  

 

  原中共中央纪委副秘书长、成都市委副书记,现四海画院院长,作家、评论家、收藏家李任仕

  雅昌艺术网:李老师您好,很高兴您能接受雅昌艺术网的采访。您是怎么涉足书画艺术的?

  李任仕:非常感谢雅昌网关注我们这家民办画院,并对我进行采访。说实话,我历来不愿更多出头露面,这不是我的风格。但你们能关注象我们这样的民办画院,殊为难得,显示了雅昌确实走在引领艺术方向的识见和胆识。高手在民间,现在许多人对此都严重认识不足,看不见,或者视若不见民间的高手,看不到,或者轻视民办画院。这也正是我愿意接受这次采访的一个动因。

  李任仕回忆起一段任职成都市委时的趣事:他曾与“蜀中四老”赵蕴玉等书画名家聚于一次笔会,当时赵老对他说:“如果你管文化多好!”其他几位老画家朋友亦予附合。采访中他对我说:其实我倒真想如此,惜天不从人愿,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后来胡思乱想,此生如真能有机会关注文化艺术,也许还真能做点事情。

  

 

 

  四海画院美术馆

  雅昌艺术网:是什么机缘创办四海画院?

  李任仕:可以说,我创办四海画院纯属偶然。我不是书画家,没有这方面的冲动。在我为自己人生设计的蓝图中,也从没有想过要办画院。画院的成立,不过是两位对文化艺术都有着爱好和思考的朋友,在偶然的思想交流中碰撞出来的一点火花。

 

 

  十周年纪念展刘伯骏题字“四海出新”

  我退休后回成都之初,因为爱好和兴致,喜欢同八益家具集团的董事长王学茂一行人,去附近古镇和“收荒匠”家里淘古玩,以释放过往的心情。王学茂是我多年交谊的老朋友。在我印象中,他虽然是个企业家,却同不少“大老板”不一样,是一个肯学习、有追求、有思想、有一定文化素养和品位,也有较强社会责任感的人,是我所认为的那种努力实现从“农民企业家”和“土豪”向现代企业家转变 的那种人。早在近20年前,我作为市委副书记去他的企业考察,他向我汇报如何以邓小平理论为指导,实践将其企业办成“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营企业”,就让我刮目相看。他在企业中实行全员持股,共同富裕。在带领企业探索、发展的前20年中,他相继提出了“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营企业”和“建设和谐企业”的理念,受到中央党校、中央宣传部等中央十几个单位和媒体的关注,并于其企业成立10周年和20周年时,两次在成都召开相关议题的理论研讨会,我们也由此成为朋友。王学茂喜欢书法,热爱艺术,十分重视企业文化建设,也因此受到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更多熏陶。他在10多年前就开办了“梦缘博物馆”,是企业家中较早关注文化事业和产业的人。一次在我们下乡收“坛坛罐罐”的路上,他告诉我拟在其博物馆建七个馆,其中包括一个书画馆。我随机建议说:那就最好自己建一个画院。不意他当即就拍板说好,并要求我帮其筹建这个画院,还要我来当院长。我坚辞不受,只答应尽力给予支持。他却以他同书画家不熟,我又喜欢书画,搞个画院玩玩有何不好为由,坚邀我玉成这件事。学茂本事大,他知道我同许多书画家是朋友,拿准了我的脉,调动起了我内心深处的书画艺术情结,就这样把我打上了院长的架子。

  

 

  “聚力新时代”四海油画荐藏展暨四海画院2017年年会

  自此,四海画院于2006年7月经四川省文化厅、民政厅正式批准成立,那时他已进入花甲之年。对于真正开始“关注”艺术,他把这当作兴趣,同时也有点担当与责任。四海画院一成立,他便提出要办名画院,推名画家,并将力推“巴蜀画派”作为画院的一个重要理念和目标,他认为这是关注的结果。画院以川内书画家为主体,全国一流大家名宿文怀沙、史树青、冯法祀、沈鹏、张晓凌、尼玛泽仁、刘伯骏、戴卫、何多苓、沈道鸿等应邀担任画院名誉院长;省、市10多位老领导,省、市美协、书协部分领导成员,省内外十余位著名画家如娄师白、于志学、方鄂秦、岑学恭、黄纯尧、屠古虹、谭昌镕、何应辉等应邀担任画院顾问。

  建院10年来,作为一家有目标理念、有责任感的民办画院,四海画院在缺乏财力支撑的情况下,依靠自身努力和众多中坚艺术家的理解支持,在省内外成功举办了五、六十次颇具规模和影响的艺事活动和公益活动,包括在北京和省内外举办了近20场大中型画展,召开了10次年会,并多次组织院内画家和作品赴南京、山东、甘肃等地参展,赴重庆举办专题拍卖;在“5.12”汶川大地震发生后,于川内画界率先组织义拍、向省民政厅有关部门捐赠近30万元赈灾;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举办前,征得省政府批准,完全以自身之力,历时两年创作完成60多米巨幅书画长卷《和祥图》,以省政府名义捐赠北京奥组委……

  关注四川书画家,呼唤巴蜀画派

  雅昌艺术网:您个人有喜爱的艺术家?

  李任仕:每个人都有自己喜爱的艺术家,我自然也一样。这种喜爱来自各人的文化艺术素养,以及各人的审美理念及情趣。我看书画作品,也看名头,但主要还是看作品,就是“拿画来说”。即以川籍书画家来说,我收藏了不少人的作品,而且对自己喜爱的书画家,只要价格能够接受,财力也允许,就不是收一幅、几幅。同时也推荐给朋友。我收藏过“蜀中四老”和李文信、李华生、谭昌镕等老先生的不少作品,我也很喜欢本院不少书画家,包括曾令澄、李江、赵映璧、刘学伦、周平、杨梁相、张大路、危斌、任伟、曹小钦等很多人的作品。其中不少人虽然只是省一级美协会员,但其水平甚高,并不亚于一些中国美协会员。很多朋友都知道,我对曾令澄等人的作品尤其推崇,我认为他虽然身在体制外,也不愿参加什么美协,但他绝对是一个一流的画家,其作品与现在有的所谓“大家”相较,无论意境、神韵和格调都要高出一头。今年雅昌网应画院要求在首页发表了他几幅作品,就引起不少人关注。这样高品位的、不在主流内的画家,在四川也还有人在。我曾同中国传统建筑文化研究中心季富政先生有过一面之缘,他出席过我在龙泉举办的一次笔会。他是一位著名建筑学家,其建筑钢笔画堪称一绝,其国画更大气磅礴,构思奇巧,亦让我十分惊叹,惜后来无缘深交。这样的书画家,在浮燥的艺术市场环境中不受诱惑,潜心创作,无意于游走主流画坛,在台面上混脸熟,却是真正的高手。只要用心发现,给予条件,必能给中国画坛带来一股新风。

  

 

 

  艺术家 曾令澄

  当然我对诸如刘伯骏、戴卫、沈道鸿、刘朴、吴绪经、阿鸽、王申勇、刘云泉、谢季钧、郭祥等书画大家、名家的作品亦非常喜爱,他们中好些人亦是我很要好的朋友和老师,也是四海画院的名誉院长或顾问。得他们惠顾,我也收藏有他们的墨宝。但限于条件,不可能使这种收藏同喜爱度成正比。

  雅昌艺术网:为何您特别关注四川的艺术家?您如何看待近现代巴蜀书画的价值?

  李任仕:我关注艺术家,喜欢同文化人、艺术家、书画家交朋友,源于自己的爱好、情趣和追求,源于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研习和优秀传统文化对自己的浸润,也源于我在同他们交往中精神、素养的提升。我虽曾长期从政,但自知本性在很大程度上不过还是一个文化人、书生。书生自有书生的性格,天然喜交文化人朋友。我不敢自诩什么“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我的交往中就有不少白丁。但大概是因性情使然,确实很早就喜欢与学问好、品性高的文化人交朋友。

  

 

  曾令澄作品 苏轼·水调歌头词意 97cm×90cm

  我之所以比较关注四川的艺术家,也有这样一个因素。因为工作关系,我很早就得以结识了蜀中的书画大名家赵蕴玉、黄纯尧、李文信、岑学恭、周北溪、谭昌镕、李树人、还有苏国超和梅凯等人,并同他们成为了好朋友和忘年交。这些艺术家不仅才华横溢,诗书画兼善,水平很高,而且温文尔雅,人品极好,确实堪称德艺双韾。那时候我有空就经常去他们家里喝茶聊天,看他们作画,还多次同他们到峨嵋山、青城山游玩。他们有笔会,也常邀我去观赏。从他们身上,我看到了中国这一辈文化人、书画家的品格和风采,受到了传统文化的熏陶,确实体会到了蜀中人文荟萃,文化底蕴深厚,也进一步感受了自己的不足。

  

 

  曾令澄作品 锦江晨曲 128.5X48.5

  当然,真正比较系统地关注四川艺术家,则是在我创办四海画院之后。画院创办后,我确实在一段时间里比较多地研究过四川书画的源流、历史、发展生态和问题等等。正是在这种研究中,我明确意识到:包括巴蜀书画在内的巴蜀文化博大精深,神奇瑰丽,她以其独有的地域文化内涵,在中华文明发展史上占有重要而特殊的地位。巴蜀独特的山水地理、深厚的人文历史,独具特色的多民族风物等等,自古以来就为巴蜀书画家提供了自成一派的舞台。而一大批巴蜀书画家又总是以巴蜀独特的山水人文作为自已表现的对象,而且努力探索能够表现这种独特客体的独特技法,抒发自已独特的感受、情怀,从而成就了一代又一代巴蜀书画大家、名家。巴蜀作为南北文化交汇之地的地理区位环境特点,历史上封闭,且多次成为战乱大后方,南北人才会萃,更为巴蜀书画家立足巴蜀博采众长,形成自已独特风格提供了得天独厚的条件。所以这块地灵人杰之地,古往今来书画艺术人才辈出,根基尤其深厚,并且实际上已经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巴蜀山水画、巴蜀人物画、西部风情画、巴蜀走兽画、巴蜀花鸟画等等。

  

 

  曾令澄: 民间疾苦筆底波澜(杜甫造像)46x69cm

  巴蜀书画作为巴蜀文化的重要内容,是中国书画重要的组成部分,是一份具有浓郁巴蜀特色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也是中国书画流派中具有鲜明特色、值得力推、光大的重要流派。在中国书画发展史上,巴蜀书画包括黄荃画派、文人画派等,曾经多次独领风骚,极大影响中国画坛,而且至今还在影响着中国书画界一批大家、名家。正是基于这种认识,近10年来我一直首倡力推“巴蜀画派”,将其作为本画院一个办院宗旨、理念和目标,并且早在2011年就主编出版了大型专著《呼唤巴蜀画派》。我可以这样说,不管“巴蜀画派”这块牌子被谁拿过去,但我始终是“巴蜀画派”的首倡力推者。

  不问收获,但求耕耘,是非功过,任人评说。

  雅昌艺术网:作为一家民办画院,四海画院刚刚迈过了十年,您如何看待这十年发展历程和中间的困难?

  李任仕:画院今年就开办11年了。前面我已经谈到,作为一家民办画院,我们确实做了力所能及的工作,取得了令自己欣慰的成绩,也可以说名声在外,甚至北京、深圳、山东等地一些人和艺术机构也知道这个画院,多次主动邀请我们参加一些重要艺术活动。但作为实际支撑这个画院的院长,我也要坦诚地说,在画院光鲜的外表中,确也包涵着诸多不为人知的艰难和无奈。同官办画院及其他有背景的画院不同,我们是一个民办画院,我本人作为一个退休官员,长期以来养成了事事遵守规矩的习惯和特殊习性,不仅不善经济运作,而且必须坚守初衷和底线,加上自己崇尚士人的个性,无能争取各种资助,故除了主办单位最初支持的启动资金外,这些年也基本上是依靠个人微薄的财力在维持画院正常运转。尤其不堪的是,我们做的许多工作,并未得到有关方面的重视、理解和实实在在的支持。这种状况,随着国家导向和政策的转变,可能会逐渐改善。

  

 

  曾令澄《杨升庵词意》194x46cm

  雅昌艺术网:四川艺术的发展离不开四川的艺术家们,可以聊一聊对青年艺术家扶持这一块?

  李任仕:回答这个问题,可能会有一点自我标榜的嫌疑。一般地说,我这人一是讲点情义,同时自觉还有点爱才,所以多少年来,确实交了许多书画家朋友,也力所能及地帮助、扶持过一些艺术家,包括一些青年艺术家。应该说,包括四川书画家在内,不少人在工作甚至生活上,都得到过我一些实实在在的帮助和扶持。有的画家初闯北京,好长时间就住在我家的房子里。有的年轻画家甚至在生命垂危时,也得到我至关重要的帮助。我看中并扶持的一些画家,当初年轻且并无什么名气,现在名声却已经很响亮了。特别是组建画院后,我们建起了网站,办起了刊物,开办了俱乐部、美术馆,可以通过这些平台长期、系统地宣传推介本院的书画家。我们还在国家一级刊物、包括《荣宝斋》杂志推介过本院画家。我们除了经常在成都举办大中型画展或小型品鉴会,还组织本院画家外出办展或参展。我们尽量利用自己的人脉,向一些藏家推介优秀书画家的作品供其收藏。去年12月我们组织的一次大型油画展,展出作品100余幅,成交率达99%,通过推介和现场研讨会,进一步提高了一些画家的知名度,也使一些年轻画家进入了本院一些稳定藏家的视野。

  雅昌艺术网:在您们画院去年组织的两场展览中我看到你收藏的一些书画艺术品,可以谈谈你的收藏故事吗?

  李任仕:我很小就酷爱收藏。我的收藏很杂:书籍(特别是题名本)、邮票、奇石、工艺或古玩、陶瓷等等,只要喜欢,都喜孜孜地淘来、捡来、或者买来以养眼、养心。但我收藏的主体还是书画。相对于当前许多热心于投资性收藏的企业家和收藏家来说,我收藏不为投资,也没此条件,所以只凭爱好、心性和自已的某些想法,大概也算得上是一个比较纯粹的藏家。

  对于何时真正有意识的涉足书画收藏,李任仕说:“是80年代初去北京工作后,因为只有那时才有一点条件。也差不多40来年了,也算得上是一个资深的爱家和藏家。”

  

 

  “巴蜀风骨 四海藏珍”四海画院成立10周年纪念画展

  雅昌艺术网:在“巴蜀风骨 四海藏珍”四海画院成立10周年纪念画展上,展出了一批川内重要名家作品,可以聊一聊展览上四海画院收藏的重要藏品吗?

  李任仕:这次纪念画展上的作品,除了部分油画,基本上都是我过去的收藏品,其中包括文怀沙、沈鹏、欧阳中石、娄师白、李文信、蜀中四老、屠古虹、谭昌镕、程丛林等人的作品。他们都是我的朋友或忘年交,也都是应聘为本院的名誉院长或顾问。还有一些是川内大家名家在我拟编辑出版《四海缘珍藏》时创作并为我收藏的,包括刘伯骏、戴卫、沈道鸿、刘朴、吴绪经、阿鸽、李兵、王申勇、谢季筠、舒炯、郭强等,大都是画界翘楚,这是我同这些艺术家们多年来友谊的见证。另外就是本院一些副院长和骨干画家的作品,包括梁时民、梅凯、曾令澄、向维果、武海成、李江、刘学伦、杨梁相、周平、熊明、李代远……以及本院在北京等地一些书画家的作品。

  雅昌艺术网:为何对书画情有独钟?特别是巴蜀书画?

  李任仕:我开始收藏书画,纯粹出于对文化和艺术的钟爱,同时在一定程度上也出于居家的布置和励志的追求。在我收藏的书画作品中,有一幅后来成为我国雕塑大家的钱绍武先生书写的屈原名句:“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为了在自家小窝的墙上挂一幅字以自励,而请当时在中央美院工作的一位同学好友帮助求到的。我请这位同学帮我找一位书法家写这句话,他就找了钱先生。当其时,我还不知道钱先生其人,钱先生也还不如以后那么大的名气。当喜孜孜拿到字后,只觉得特别满意,其书刚劲有力、刀劈斧削一般,金石味极浓,完全遂了自己求这幅字的心境,真有爱不释手之感,但却辯识不出其落款的名字,还是我同学告诉我的。当时没什么钱,兴冲冲做了一个铝合金玻璃框,挂在我家墙上,以后虽几经搬迁,却一直不愿收起来,再以后才知道竟是大家书法。

  

 

  “巴蜀风骨 四海藏珍”四海画院成立10周年纪念画展研讨会现场

  我还收藏有一幅陈野苹的书法:“忧民怀懔懔,营己耻营营”。野苹同志是我在中共中央组织部工作时十分敬重的老部长,四川冕宁人。他位高权重,但人品学养让人诚心敬佩。他虽为高级领导干部,但亦是著名文化人,1945年时就曾在新华日报工作,书法极具功力。其时我常奉命为老部长起草文稿、讲话,就于便中求他为我写一幅字。老人家问我写什么,我就求他为我写陆游任职严州时写的诗中的这句话。老部长听后说:这句话很好嘛,不久就写了给我。我的老领导、中共中央组织部原副部长王照华,也应我所请,为我写了一幅“公则明,廉则威”的中堂以示勉励。这样一类书法,在我的收藏中占有不少的数量。

  

 

  “巴蜀风骨 四海藏珍”四海画院成立10周年年会上展示本院顾问题词

  在本院10周年庆典上展出的这100多幅作品,显示了画院的阵容和生命力;同时还是意在显示“巴蜀画派”的特殊风采。巴蜀书画是中华文化艺术的一大瑰宝,巴蜀画界那些体制内、外大有作为的老中青优秀书画艺术家及其精品力作,亦是中华传统优秀文化、包括巴蜀文化艺术的奇珍,值得全社会用慧眼去探寻、欣赏和支持。从本展的这些展品中,大家依然可以感受到浓浓的巴蜀风扑面而来,感受到巴蜀画界部分领军人物和中坚力量极赋特色的艺术风骨。

  我收藏书画艺术品的很长一段时间,书画虽然也有价值,却还没有现在意义上的市场;艺术家们也大都没有现在的市场观念,且多恪守传统文化之道,收藏者更不是为投资牟利,艺术品价位自然也相对低得很多。所以我很幸运,在许多人尚不识珠的时代,我因兴趣和爱好,结识了不少大家名家,开拓了眼界,受到了薰陶,而且收藏了他们不少作品;有的人还曾应我之求帮我掌眼。著名书法家、收藏家、鉴定家、中国书法理论界泰斗殷荪老,就曾陪我去北京潘家园古玩市场购藏古玩、书籍,由此生出了一些很好玩的故事。

  四十年收藏经:

  量力适度,痴而不贪。

  君子好藏,得之有道。

  雅昌艺术网:在四十年的收藏历程中,您的收藏理念是?

  李任仕:在长期收藏过程中,我逐渐形成了自己的一些收藏理念,大体说来:

  一是诚交莫逆,收藏友谊。我一直视那些学问好、品性高的文化人、书画家为老师和挚友,以同他们品茗论道、纵情山水、诗书酬和为乐事,并从中向他们学习、请教,品味人生和艺术的真缔,也于此中收藏一些自己喜欢、特别是有所悟的、心仪的东西。我的不少书画艺术品,包括怀沙老、殷荪老、“蜀中四老”等的作品,也都是因了这种莫逆之交、忘年之交收藏到的。也正因为如此,当一些人以投资为目的想向我购藏一些藏品时,我一般也不愿意出手这些东西,因为这保存着我与这些艺术家的一份友谊。

  

 

  文怀沙 书法 46.5x68cm

  二是率性随缘,收藏爱好。即做一个纯粹的收藏家。我认为这才是收藏的本质及收藏的广阔前景所在。不刻意看市场,可能反而能收到好的东西。我还觉得,真正的收藏就是一种缘份。缘中有的,早晚会收到;缘中没有,怎么也强求不来。所以还是随缘好,没有负担,心情愉快。

  

 

  “四海缘珍藏世纪学者文怀沙书法展”2014年成都八益书画馆

  三是修心养性,收藏文化。我在自己的收藏中,十分注意收藏一些著名文化人、艺术家的作品,比如文人书法、大艺术家的书法作品等等。因为他们是学者、教授、艺术家,是学问家、也是思想家。因此他们的书作,也就往往是其脱俗的书画艺术同渗透其中的人品、学养和精神情怀的比较完美的统一。如能把一代一代更多的这类艺术品收集起来,也许还能从一个侧面折射我们的文化史,艺术史,显然是有特殊意义的。可惜囿于条件,我这样的收藏品实在是太少太少了。

  四是讲求意义,收藏纪念。在我的收藏中,有些是很有纪念意义的东西。这些东西,有些是书画家朋友送的,也有些是我自己设计后求书画家朋友创作的。比如,我有三幅(组)生日纪念书画作品。一幅是我50岁生日时,“蜀中四老”中的三老岑学恭、赵蕴玉、黄纯尧为我合作的一幅 “松涧鹤鸣图”。一幅是我60岁生日时,与我同属鸡的著名画家谭昌镕老为我画的一幅“百鸡图”长卷,还有就是我70岁生日时,我的一些书画家朋友为我所作的字画。这些作品幅幅精到,匠心独具,远不似一般应酬作品,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也具有很高的收藏价值。1998年我离开四川返京工作时,“蜀中四老”还为我画了一本册页,周北溪老在册页首页题词,虽多有溢美之词,但其中显现的深厚情谊,每令我感慨莫名,从心里深切怀念几位老人。

  我自己设计的最重要的一件藏品,是2008年以四川省政府名义捐赠给北京奥组委的书画长卷《和祥图》的“双胞胎”。此图为我担纲的四海画院为向在北京召开的第28届奥运会献礼,由我策划并直接邀请国学大家文怀沙老,以及包括戴卫、郭汝愚、王申勇、钱来忠、邱笑秋、张幼矩、周明安、梅凯、谢季筠、邓代昆等四川书画界之佼佼者共36人,历时二载方创作出来。它完成于2008年四川“5.12”汶川地震前夕,装裱于余震不断之中,捐赠于奥运圣火传递到成都之时,具有多方面的特殊意义。这个长卷按照统一的设计稿,同时创作两幅,一幅用于捐赠,一幅准备出售以收回我垫支的成本,结果终因有点舍不得,现在还留在我的藏品中。

  

 

  五是精心策划,收藏系列。我久想收藏一些系列书画作品,比如“百荷图”“百兰图”“百菊图”“百牡丹图”,以及“山花野草图”等等,至今也收了一些,但离策划还远,也不着急,还是随缘。至今可称系列的,一是《水浒人物》108幅,《红楼梦》人物100幅,均花了几万元一套的润资,也是擅画连环画的中国美协会员的作品。但我想集录古典名著《水浒》和《红楼梦》的相关诗文,再请书法家一一对应配上书法作品,成为一套完整的收藏品,甚至想自已来配书法。这也需要时间和精力,从容做去。对我所青睐的画家,我还特别喜欢收藏他们的册页。因为一本册页,往往是他们一个时期创作的主要作品的汇集,有助于了解和研究这个画家的创作历程和风格变化。目前我至少已经收藏10几套这样的册页。

  

 

  岑学恭 万里风煙入画图 100x53cm

  六是立足研究,收藏缺门。我有一位在京的著名青年画家朋友,他是画家、鉴定家、收藏家,又是著名文化史研究专家。他的画已经较有成就,而更难得的是,他用卖画的钱多方收藏很多文化大家的信札、手札等,用以进行研究、著述,目前已经出版好几种在文化界较有影响的大著,比如有关徐悲鸿和刘海粟的,有关王世襄的,有关张伯驹的,目前又正写有关其恩师史树青的。书中的一些信札、手札原件,都是十分珍贵的史料。我常赞赏他的路子走得好,人生设计高远,不是只做一个画家。我也想像他一样,使自己的收藏也具有研究价值,比如研究一些四川著名的书画家、文化名人,并从此推开,研究巴蜀的书画史。我多年首倡力推《巴蜀画派》,就想致力于其理论的支撑,所以特别是近年,我也有意识多方(包括在一些拍卖会上)收藏一些自已尚缺的、又还买得起的已故巴蜀名家的作品,更希望收藏到一些信札、手札。幸家人支持,让我可以将工资主要用于收藏。

  

 

  “巴蜀风骨 四海藏珍”四海画院成立10周年纪念画展

  七是注重潜力,收藏未来。我有一个明确的理念,不管名气大小,拿画来说,讲求意境、神韵、品位和个性。我自己收藏,只靠自己的眼光,凭自己心动,而绝不人云亦云、追高追名。我现在特别在意收藏那些目前虽名气还不太大,但艺术品位确高、又极具个性艺术语言和风格,价格也相对较低的艺术家的东西。我自己看中的书画家,收藏其作品往往不只是几幅、十几幅,而且根据自己对他们的了解,来设计其收藏系列。这些东西,收到就扔在那里,并不在意于出手。我相信,假以时日,这些藏品不仅有较高的艺术价值,也会有不低的市场价值。这当然又有一点投资评估的味道了,但也确是经验之谈。30多年来我致力于艺海拾贝,小有所成,就经常感受到过去收藏的当年名不见经传的书画家逐步变成璀璨明珠的喜悦。

  

 

  八是量力而行,收藏愉悦。古往今来,我们国家有不少真正的收藏大家,他们有深厚的传统文化修养、极强的鉴赏能力和高尚的精神品位。他们不仅将收藏作为爱好,作为研究的资料,而且当作是保存优秀传统文化的责任。他们是真正在收藏文化,收藏历史,收藏国之瑰宝,甚至可以为之倾家荡产,并最后回馈国家、社会,而不为投资致富。他们为国家、为民族保留了文化珍宝及文化传承,保留了惠及子孙后代的宝贵文化资源,是值得全民族尊重的收藏家和功勋人物。我总觉得,这应是收藏的一种最高境界和形态,也应该成为有条件的收藏家的一种崇高追求。

  然而,社会发展到市场经济形态,有这种境界的收藏家已是凤毛麟角。现实中的收藏,更多还是投资性的;即使不很喜欢,不那么懂行,也纷纷涉足此一领域,寻求保值、增值和利润的最大化。这也是情理中事,无可厚非,而且也确实是收藏业兴旺发展的最大动力。当然也仍有纯为爱好的收藏家,也有二者兼而有之的,或者还有其它的,比如研究性收藏等等。这些都是社会常态,完全可以有各自的空间。

  

 

  四海画院院长李任仕在画院年会上

  现在人群中有一句话,叫懂行的想收但收不起;收得起的却不大懂行,不一定有真正收藏家的那种追求。我无意于这类感慨。作为一个普通的收藏爱好者,我只是从实际出发,量力而行。明知自己不能成为大收藏家,也就心安理得,真正将其作为一个爱好,作为修心养性、殆养天年的一件事情,自娱自乐,乐此不疲。就象同家人一起到河边检石头,同朋友到古玩市场淘小玩意一样,有小收获就好,自已高兴、愉快就好。有时捡到一块自以为好的“奇石”,或花几十、几百块钱买到一个小玩意,足可以高兴好几个钟头。时时翻出来把玩一下,还真有益于健康,有益于渡晚年。花小钱,得大益,肯定是划得来的。

  正因为如此,特别是退休后,我突然悟到:人的一生,有一种两种纯粹的而不是功利的爱好,真好!它能使自己的生活过得有色彩,不枯燥;有同道,不孤独;有属于自己的独立空间,于中可以自由地陶冶和挥洒个人的真性情,追求心中的真善美,不致完全成了职业机器,忘记了人之本性和常情。特别是退休后,它能帮助自己尽快实现角色的转变,回归常人的本质,不仅丝毫没有失落,而且切实享受到人生第二次真正的愉悦和欢乐。

  我的一贯信条就是,收藏必须量力、适度,痴而不贪。君子好藏,得之有道,这是收藏的精义,是文人、士人的节度、操守。离开这些,收藏就变了味道,不惟不能养心、悦人,而且会成为压力,成为负担,成为病态,甚至会毁了自己的事业和前途,这是万不可取的。无论是哪一类收藏家,对此都必须有清醒的认识。

  

 

  李文信:蜀乡情,壬申中秋节 45.568cm

  雅昌艺术网:您作为藏家,四海画院的院长,您如何看当下的艺术市场?

  李任仕:我对艺术市场不太关注,也没有什么研究。常言盛世收藏。作为一个藏家,我总体认为,在当今情况下,艺术品收藏是所有保值增值手段中一个最可靠的手段。在我印象中,前几年整个艺术市场面临一个相对较长时间的调整,近年虽有所回升,但总体说由于多方面因素影响,市场至今还相对比较低迷。这应该说也是好事。前些年艺术市场存在明显的泡沫,艺术品价格虚高比较严重。调整有利于清除艺术市场一段时间急剧膨胀的泡沫,有力抑制了明显的虚高,让卖家和藏家都客观地回归理性,艺术品市场也借以走向理性、健康发展的轨道。调整也促进各艺术机构理性面对,釆取多种新的措施挽回秃势。现在看,最因难的时期似乎正逐渐过去,艺术市场出现了回归的趋势。从方向说,随着经济的稳定发展和人民物质、精神生活的提高,艺术品必定更多进入人们的生活。

  

 

  曾令澄:柳宗元《江雪》诗意 戊子冬 46X69cm

  我认为,经过三四年自然的洗牌,无论卖家藏家都更趋理性,这是可喜的,所以当前也应是收藏的最好时期。特别是巴蜀书画,与北京、山东、广东等地相较,总体说相对价低,还没有达到其应有价位,更值得予以关注。当然,收藏既需有魄力,也要有眼光。当前艺术市场仍然存在虚假、浮燥之风,需要大家一起来加以净化,培育健康的市场。作为艺术机构,一定要克服短视行为,坚决摒弃一切弄虚作假。作假无异于自杀,得不偿失!同时要放开眼界,努力为藏家发掘和提供真正好的艺术品,包括当代真正好、真正有发展潜力和增值潜力的老中青艺术家的作品,不要只盯住已故名家,也不要只盯住台面上的那些人,要有自己的艺术气魄。作为书画家,要讲求理性,讲求平和,放低身段,要树立互利共赢的理念,并且逐步把眼光也放一些到大众收藏上来。曲高和寡,艺术市场的繁荣最终还要靠大众的进入。要用我们的胸怀引导和吸引大众喜欢和进入艺术殿堂,进得起艺术殿堂。

  

 

  四海画院院长,藏家李任仕接受媒体采访

  在这方面,我认为本院不少很好的艺术家就做得不错。我们经常通过多种形式向我们的藏家推荐一些艺术品位比较高的书画家和书画作品,同时强调既要帮助本院加盟艺术家出作品,也要保证藏家得到尽可能大的利益。因为我们主要走朋友圈,不能亏朋友。只有这样才能逐步建立比较稳定的收藏群,亏朋友是不能持久的。我们一些展览成交率较好,就是坚持了这一条。我们的藏家也需要多学多看,努力提高自己的鉴赏力,并尽量寻求可靠的艺术机构。必要时要多请教行家。我曾经说过,艺海需要关注,需要研习,需要眼光。我也希望更多藏家能摒弃俗见,以非凡的胆魄、睿智和慧眼识珠、藏珠,坚持不懈。诚如此,假以时日,你会发现你拥有了一座艺术宝库,而且她不能仅用物质财富价值来衡量。

  雅昌艺术网:“四海画院”作为民办画院在四川艺术未来发展中的位置?

  李任仕:我从来不考虑四海画院在四川艺术界当前和未来发展中的地位。不问收获,但求耕耘,是非功过,任人评说。当前,中央、省、市都明确提出要关注新艺术群体的发展,四海画院将适应这一形势,在以后几年中,围绕“出精品、聚人才、拓市场、逐高峰”的思路,在做好现有工作的基础上,组织开展一些更有成效的工作,比如组织开展主弦律和重大题材的艺术创作;继续秉持体制内外并重、老中青并重的办院理念,更多注意发现、挖掘体制外优秀画家、民间高手、尚未得到应有开发的体制内精英,以及具有较大发展潜力的中青年艺术新锐,集聚和团结书画精英,鼓励、支持多个性、多风格探索;进一步多渠道开拓市场,促进产业发展,推动画院在新一轮发展中有更大作为。

  雅昌艺术网:谢谢您!